96小说 - 网游小说 - 电影世界的旅者在线阅读 - 第10章 拐到手

第10章 拐到手

        “我...我...”

        王佳芝攥紧手,忽又松开:“我跟你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下反而令陈俊沉默,有些后悔。

        刚才只是他故意的试探,想让王佳芝畏难退缩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现在的身份都是大一学生,前往沪上则意味着放弃身份与学业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现在可不比以后,此时国内正处于水深火热当中,连绵战争,沪上也被东瀛占据,王佳芝随他一同前往,可想而知这个姑娘为他做了多大牺牲。

        陈俊说不话来,深吸一口气立马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    王佳芝没有追,看着消失在阴影中的影子微微一笑,朱唇轻启:“你若是丢下我,我就去上海找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俊停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    口舌发干,呼吸也有点急促,随后立刻转身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傻姑娘能为他付出这么多,他陈俊一个堂堂男儿怎么就不能带护她一生?前面即便是刀山火海,他也给她在前面踏平来走。

        热血与感动上涌,看着眼前温婉秀美女子,陈俊将其拥入怀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值得你付出这么多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又为什么为我终止你的计划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都不能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长街上,两人久久拥抱在一起,月光徐徐洒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放开我,还要抱到多久。”王佳芝脸色有些发烫。

        哈哈.....陈俊尴尬一笑,放开佳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还笑?”王佳芝羞恼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陈俊听话的收住笑容,抓住少女的柔荑:“这一次我不会让你再受到任何伤害,做出任何牺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。你不了解易默成,这样很危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答应我。”陈俊正色道:“要不然我不会带你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佳芝只能点点头,可眼中满是能渗透出来甜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?这么快?”王佳芝惊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陈俊拉着她慢走,把军统在背后监视他们的事情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王佳芝相信陈俊的话,也并未询问他是如何得知,道:“那这样,黄磊,欧阳他们岂不是有危险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会,这场行动的关键所在于你我,我们离去,他们反而安全。如果你留在这里或许会成为他们对付易默成的棋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们前往沪上,千里之遥,计划呢?”王佳芝询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今战火连绵,不宜陆路,水上更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事先帮我预定票了吗?”王佳芝忧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陈俊漏算了这一点,尴尬道:“先上船,后补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先上船,后补票自然是玩笑话,这个时代,后面补票指不定被人丢进海里喂鱼。

        避免节外生枝,陈俊老实的给王佳芝再购买了一张船票,耗费巨大,令他们将来在上海的预算用度都耗完了

        近一百英镑,这个时代买条人命都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之所以是英镑,是因为这艘客轮是英国的大型客轮,由印度开驶,经香江,最终抵达上海。

        选择这艘客轮是经过陈俊深思熟虑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首先这艘客轮是最近期间最快要出发的的客轮,能够尽量避开军统的搜查。

        还有最为重要的一点,安全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战火连天年代,水上航道被各大势力占据,客轮公司没有强大背景指不定就被哪家势力给炮轰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怎么办,裕民我们身上的钱已经不多了,到了上海那就更麻烦。”王佳芝眉头紧锁,“要不,到了上海我就把我父亲留给我的那套房子卖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裕民,裕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佳芝没有收到回应,这才看到陈俊貌似是被前面将要登船的艳丽少女给吸引住了目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嘶~“

        腰间传来的肉疼令陈俊瞬间清醒:“佳芝,你这可误会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怎么误会你了,你难道不是盯着那漂亮姑娘看吗?”王佳芝没好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可不是,我看的是她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看那和那姑娘争吵的青年男人,说话时常常咳嗽,脸色发红,时不时停下来呼吸,这是有病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病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是急迫需要钱,可也不能将你父亲给你唯一留下念想的房子给卖了,我说过不会让你做出任何牺牲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佳芝的父亲因战乱去往英国,带走弟弟而放弃她,作为补偿给王佳芝留下了一套房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王佳芝心中一暖,“你打算治疗他赚钱?可你并不会医术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会的东西多着呢,后面上船后你听我安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赚钱迫在眉睫,陈俊自问格斗技能排不上用场,那只好用上老本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在上船前他就在仔细寻找目标,运气还不错,找到几个能通过外因就能判断病情的病人,但限于几个是外国人且无专业器械,这个咳嗽的中国人勉强算数。

        客轮鸣笛,三三两两乘客慢悠悠登船。

        据陈俊暗中观察,其中大多是金发碧眼的外国人,只有两三层是中国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客轮非常宽敞,分为上中下三层,哪怕是陈俊花了大价钱住的也只是中层的小客房,而在陈俊眼中视作目标用户的咳嗽的病人竟然径直奔向上层。

        看来非富即贵,陈俊暗自咋舌。

        最近天气燥热,从船舱中睡醒来总是会有一身腻汗,待了两三天幸好有秀美清纯的王佳芝陪伴,要不真的很无趣乏味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这些天交际打听中,陈俊也获得不少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客船有许多外国的达官贵人,比如驻沪上英国领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今年是1938年,日本已经占据沪上,各国与日本经常有摩擦发生,所以原来的驻沪英国领事被外调。

        早上八点钟,燥热终于散去许多,清爽夹杂湿润的海风吹来,令人精神一振。

        冲洗过的甲板湿意未干,但已坐满了人,悠闲的外国人聚在一起打桥牌,或抽雪茄,或是依靠在栏杆欣赏风景。

        陈俊盯着那拥有一头黑色秀发的倩影,眼前一亮,拍拍王佳芝的手,在她身旁耳语几句,随后走向那道倩影。

        又要开启忽悠模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风景再美,若没人一起欣赏,总是一种忧伤。”陈俊带着笑意,背靠在栏杆上,向面前这位靓丽少女伸出手:“希望能认识下,邝裕民!”

        少女听到磁性声音徐徐转过身,见来人一副俊朗面孔,又是一番曾未听过的土味情话,民国少女那顶得住啊,脸色不禁羞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苏虞!”

        女子伸出青葱样的指尖,陈俊一碰即过,没占便宜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就这样聊了起来,即便陈俊口才一般,可超凡的见识与时不时蹦出名言金句足以称得上是杀器。

        期间陈俊也在暗自观察这位名叫苏虞的女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衣着考究,皮肤与王佳芝一样白,眉清目秀,容颜较之前者却要逊色两筹。

        算了算时间,约莫半个小时过去,对面少女谈兴未尽,陈俊余光却瞥向另一侧甲板。

        来了,他眼神一凝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前方一位身穿笔挺西装,梳着大油头的青年男子看着陈俊与女子聊得兴高采烈,怒不可遏,像是公牛样冲上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苏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虞听到这声,脸色也不由一慌,哪料到肩上一只手搭过来,安慰道: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油头男子更是气炸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