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6小说 - 网游小说 - 电影世界的旅者在线阅读 - 第13章 项氏制药

第13章 项氏制药

        电影世界的旅者色戒第13章项氏制药“抱歉,我的医术并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高超,如你所见我只是在某些方面有些特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多谢彼得塞恩先生,你真是一位宽宏大量的绅士,谢谢你的红酒,今晚的派对很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拒绝了驻沪英国领事的随身医生邀请,陈俊微一躬身款款而退。

        手挽着王佳芝臂膀,在悠扬的曲调中轻轻跳舞。

        王佳芝身穿旗袍,浑身上下流露诱惑动人气息,在这种交际场面她丝毫不露怯,反而相得益彰,衬托的更加艳丽。

        比较有趣的是无论中外的达官贵人,哪怕其中不乏帅哥,王佳芝依然喜欢依偎在陈俊的身边,生怕他走了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刚才那不是好机会吗,英国领事?”王佳芝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能太刻意,而且到了沪上未必不能找到更优选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俊曾给她讲过大致的计划,主要是借势,借强权之势,接近易默成,再来干掉他这个汉奸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王佳芝点点头,她并没有多大的理想,她只想与他待在一起就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旗袍装很漂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佳芝眉梢一挑,“讨厌,你就喜欢那我寻开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哪里本来就是嘛,这里看到还不过瘾,晚上再穿给我看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王佳芝脸色一红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怎么,自从那天过后,邝裕民身上就发生许多改变,比如莫名的医术,总喜欢寻她开心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她却没有半点反感,反而会有种暗喜,令她没来由羞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人来了,是上午你救的那一伙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俊举目望去,中年与保镖姚范还有项平生联袂向他走来,神色平淡带笑,看来并非兴师问罪。

        伸手不打笑脸人,毕竟上午的事情他有首过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即陈俊挽着王佳芝的手臂向他们走去,面带歉意,“上午的事情我很抱歉,这杯红酒就当是我给诸位赔礼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1/4的红酒满口饮尽,陈俊的姿态摆的很低,但其中坦然态度任谁也不敢轻视。

        中年与姚范面面相觑,目色皆震。

        此趟他们并非前来兴师问罪,相反在看到英国领事与葛兰素公司代表向后向这位青年示好后,他们就放弃了心中那点恩怨,打算前来结交这位看不出底细的人才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想到一来就遇到这一出,但不得不说陈俊的这种低姿态令他们感到很舒服,心中亲人被算计的那点芥蒂彻底消除。

        审时度势,老辣干练,还有惊人的医术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得不说是个人才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人心中一叹,中山装中年首先端起高脚杯,“一点小恩小怨何足挂齿,鄙人项玉堂还要感谢邝兄弟今日的施手之恩,这杯谢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之后姚范,项平生先后向陈俊敬酒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暗自揣摩这位中年项玉堂的话,邝兄弟,这么短时间内,他的身份信息已经被对面摸得一清二楚,看来确实非富即贵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民国这个时期,有那个大家族有姓项的?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小薄礼,不成敬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项玉堂递过一个信封来,看上去确实薄,但里面八九装的是支票。

        陈俊没有收下,委婉拒绝,“实不相瞒,我之前很缺钱,所以才把主意达到贵公子的头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但事情演变到那个程度,实非我愿,我是一名医生,虽做不到见人就救,但只要我犯的错我会尽量弥补,这钱我不能收下。何况我在外国人那边也敲到一万英镑,够我这段时间用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够,何止是够啊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要是消费合理,简直在沪上一辈子都不用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项玉堂暗自咋舌,一万英镑,这信封里装的也是一万,不过是法币,这一比简直拿不出手,看来他们还是远远低估面前这个青年的价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邝先生坦诚,我们项氏希望能交您这个朋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项玉堂收回信封,转而双手奉上一张名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项氏制药!”

        陈俊接过来一扫,暗感未免太巧,这船上出现了葛兰素公司代表,这项氏制药莫不是对接西药的代理商。

        恐怕就是如此,心头想着,陈俊对于这家公司评价不由看低几分,脸上却依然谈笑自若看不出异样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年代,西药代理商一般西方列强公司剥削国内的帮凶刽子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他打算交好这家,趁机借势搭上易默成,但现在还要在考虑一二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年代战乱,饥荒,瘟疫等等因素导致医药公司是暴利行业,更是买命行业,所以在一家医药公司都可能会站在看不见幕后大佬,而且是涉及军政的那种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能贸然搭上线,要不然踏空他这小身板会被踩死。

        后面陈俊将心脏病要注意的事项说给了他们,令项平生,项玉堂几人大为感动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基本没有后世那些用生命终结出来的种种注意条例,可以说这些注意事项都是价值千金,足以让项平生寿命在长几年,但陈俊还是没有收钱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份情他们得记着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金秋十月,客轮终于北上抵沪。

        码头上人不多,一点也不热闹,完全没有昔日繁荣气象,取而代之每个人都是面黄肌瘦,愁云惨淡。

        陈俊知道原因,1938年,沪上被日军占据管控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眼睛有些发红,心中莫名涌出强烈的热血与愤怒,恨不得上前就给那个守卫码头的日军一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冲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佳芝的手紧紧拽着陈俊,生怕他跑上去发泄怒火,摇摇头泪光隐现。

        陈俊拍拍他的手,示意她不要紧,不会冲动,可王佳芝还是拉着他的手死死不肯松开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幕被后面的项家看到,也是心情低沉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后项玉堂邀请陈俊,被他委婉拒绝,现在还未查清楚项家是不是帮凶刽子手,他不会贸然决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去哪儿,侬可是沪上人哩,这里你比我熟。”下了客轮,陈俊用古怪别扭的沪上腔调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爸给我留了一套房子,去那里吧,就当成我们的小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在王佳芝口中的腔调才是真正的沪腔,吴侬软语,听上去很美,尤其是在美人口中酥酥发嗲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陈俊知道她这是故意逗他开心,想提高他的情绪,轻声道,“放心,我有分寸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