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6小说 - 网游小说 - 电影世界的旅者在线阅读 - 第22章 终须离开【求收藏,求推荐】

第22章 终须离开【求收藏,求推荐】

        见会露馅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见会如何?

        恐怕会令面前这位菊次郎心中起疑,即便离去也会安排人盯梢,叫住易默成来一辨认,那全也得露馅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会不会这么做,陈俊不怀疑一个战争年代特务头子的机警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现在该怎么办?

        “邝桑,你这是怎么了,怎么不起身?”

        渡边菊次郎看着还安然坐着的陈俊,脸上闪过几分不悦,他都起身了,谁还能坐着?

        陈俊微微一笑,放在案下的手暗暗拍了拍王佳芝的手腕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顾佳人瞪大的眼睛,站起身看向对面。

        屋内共有四个人,他与王佳芝,另外渡边菊次郎,和一个刚才穿着西装进来通报的易默成消息的士官角色。

        除此之外,房间外面至少还有三四位护卫,不排除有持枪的威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邝桑要和我一起见见我的友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俊刚想说话,王佳芝站起身抢先道,“他可是见过易默成先生的,如今有机会再见,当然是要见见面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吗?”渡边菊次郎带着笑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....是!”

        ‘是’字出口,陈俊身子前倾,猛一个箭步冲上,两三个身子的距离在此刻不过瞬间之事。

        西装男眼睛骤然一缩,挺身挡在渡边菊次郎的身前,随后一拳向陈俊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陈俊目标并非渡边菊次郎,反而是这位守卫

        对他反应早在预料当中,身子一侧,一掌平切过去,速度飞快,割破空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嘶~

        指尖的片刀闪过银亮锋寒,刺入咽喉,一划血溅当场!

        连呼喊都来不及发生,果然是出人意表的利器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系列动作发生在千钧一发之际,陈俊的突然暴起,令渡边菊次郎完全陷入懵逼,待反应过来,眼前已经躺了一具尸体。

        同时他的额头上还被顶着一把袖珍手枪,这么短的距离,子弹足以穿破他的脑袋致死。

        陈俊有些发愣,看着那把手枪,他们进门之前被搜查过,“你那藏的枪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佳芝白了他一眼,没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踏踏....此时屋外传来脚步声,应该是被刚才西装男倒地发出的闷响吸引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渡边先生,请问需要帮助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门外先是起了敲门声,才有人通报询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实一点,我对你不感兴趣!”

        脑门上的枪与咽喉出传来冰凉的触感令渡边菊次郎不敢动弹,陈俊在他耳旁低声威胁,“你知道该怎么做,要不然后果你清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混蛋,你打扰到了我的雅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门外人嗨了一声,脚步才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等等,你把易默成叫到房间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知道吗?他才是我的目标,与你相比,我更加痛恨他,如果他来了,我可以考虑放过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渡边菊次郎目光闪烁,脑中急速飞转,但咽喉被刀锋切入肌肤的痛感令他完全再来不及多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叫,或是选择不叫?”

        渡边菊次郎眨眨眼睛,现在他不敢再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士兵,你去把易桑叫到房间里来,他这次活动迟到了,应该他向我来赔罪,而不是我去寻找他!”

        又是一声嗨,门外脚步声渐渐走远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房间内恢复了安静,陈俊与王佳芝相互对视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打算怎么做?把他叫过来再他给杀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俊没回答,反而问道,“佳芝,你相不相信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他认真严肃的表情,王佳芝点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等一下我把易默成干掉,应该不会惊动任何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先出去,到舞厅里面制造混乱,那时老姚也会出来接应,我有他在手可以趁机出去懂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佳芝听完雾水在眼中荡漾,放在菊次郎脑门上的枪有些抖动,令其倒吸一口凉气,生怕走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要和你在一起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要胡闹,这次听我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听?你又骗我吗?日方怎么可能仅仅只有三四名护卫,你会死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俊无奈,他不能将系统道出去,“相信我,你看看这半年我那时出过岔子?我不是以前那个邝裕民了,要功夫有功夫,要医术有医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一直没问我原因,我也没有告诉你,但相信我,我能活回去找到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佳芝沉默了,作为陈俊身边最亲近的人,她是最能明白他身上发生的剧变,她没问,不代表她不好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人要来了,做好准备!”

        陈俊精神紧绷,时刻关注外面的动静,听到了细微脚步声。

        王佳芝知道他的意思,经过四个月军事训练反应也极为快,立马转变声音,捏着嗓子道,“太君别喝酒了,酒有什么好喝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王佳芝尖锐的眼神,还有脑门上的枪,渡边菊次郎也演起戏来,“这可是东瀛上好的美酒,我正等着易桑一起喝...”

        陈俊为王佳芝的快速切换状态而暗暗点个赞,轻声藏到门后,亮起手中片刀。

        门外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鬼子....易默成嘴角闪过一丝讥讽,眨眼又消失,换上微笑推门而进,但瞬间腿像注了铅一样,眼睛骤然瞪大。

        地面是触目惊心的嫣红,宛若鲜艳梅花盛开。

        渡边菊次郎此刻被一把枪顶在脑门,而那把枪的主人是一位明艳动人的旗袍装女子,这幅画面具有强大的视觉冲击力。

        有诈!

        他甚至来不及想这位女子是他曾经求而不得的王佳芝,脑中那时刻警惕的警钟狂鸣,他转身欲跑,却瞥见一道亮光高高斩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嗬嗬~

        血液瞬时飞溅。

        陈俊笑呵呵搂过易默成的肩膀,“易先生怎么来迟了,这么晚可要好好喝上几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从容将门关上,易默成双手捂住脖子,说不出话来,腿不由自主跟着走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终于想起了眼前这对男女的身份,可他也倒下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望着易默成静静倒在陈俊的怀中,渡边菊次郎浑身颤抖,那人简直是魔鬼,血贱了他一身,可他好像没事人一样,将他平躺在地面。

        陈俊把渡边的反应看在眼里,武士道精神,怎么不现在来个切腹?

        但没时间想那么多,血气凝集味道会发散,迟早露出破绽。

        抓住王佳芝的手,陈俊眼神前所未有的坚决与温柔,将渡边送的祖母绿玉石戒指给她戴上: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没送给过你戒指,但这次我是认真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准哭,相信我,我不会死,我会出去,会出去找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陈俊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但我不要这个,这不是你买的戒指,心不诚,我等着你回来再给我买一个新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佳芝将祖母绿戒指放在桌子上,一点点抹干脸上泪水,换上一个笑容,印在陈俊额头上一个鲜红唇印,终是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以放了我吗?我可以以我家族的名义发誓,我会让你安全离开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给我闭嘴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记耳光赏了过去,陈俊也不在乎有没有声音惊扰。

        渡边菊次郎瑟瑟发抖,而陈俊注视地板上易默成的尸体,样貌与电影中人物一般无二,心中念头顿时通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判定‘易默成’死亡,宿主任务完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回归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判定宿主与电影世界人物发生情感纠葛,有预留24小时了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会还要待24个小时吧,陈俊心中一慌,那以他现在的情况可真要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要强势,不...强制回归,有没有这个选项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强制回归用于任务失败处理,宿主任务成功,强制回归会作降星评价处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降低评价就降低评价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俊又赏了渡边菊次郎一刀,一刀致命,他真的不想在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强制回归!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