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6小说 - 网游小说 - 电影世界的旅者在线阅读 - 第28章 男人就是挡箭牌

第28章 男人就是挡箭牌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天气怪冷的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俊搓搓手,呵口气,掀开衣袖看着手中的表盘,又望着辽远空阔原野,嘟囔说,“还要走四个钟头,这鬼公路怎么就没车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打算去县城里,然后选择最近时间去往河北的火车,因为电影中傻根就是河北那块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点冷啊,走快点!”

        陈俊在高原也不敢跑步,只是如同竞走一般,加快节奏,身上的背包足有二十来斤重,可他脸不红气也没喘,这还得归功于《色戒》中长达四个月的军事化训练。

        虽没有拳脚功夫上面没什么提升,可在身体强度,对抗性等方面还是得到了许多进步,尤其是学了姚老大那一手漂亮蛇蝎般的片刀术。

        快走了两个钟头,陈俊的气息终于有些加重,可他心无旁骛,有意再锻炼锻炼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人吗?有人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细微的声音,陈俊歇了脚,“这鬼公路还能见到人影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在这里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在这里!”

        土黄色的小矮坡上,砂砾遍地,一道鲜红色倩影很明显的站在上面兴奋的交叉挥舞手臂,看着人影急忙小跑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各自走近,都有些奇怪,异口同声发问。

        王丽额头上渗透细汗,身上大棉袄还有脖颈上的红色围巾因奔跑而凌乱,气喘吁吁道,“有水吗,借口水给我喝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丽抢似的接过水,直往口中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慢点,这种冷天气喝太快会造成胃胀或身体痉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俊看了看她没有异样的肚子,王丽动作明显降低了许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,你也是我的观众了,哎,怎么没看见你的男朋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就是一无耻强盗,可不是我什么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丽将水壶给他,语气狠狠。陈俊心中顿时了然,“肯定是王薄又偷窃,惹怒了王丽,两人起了矛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哎,你怎么没坐车?在这种渺无人烟的高原很危险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应该担心你自己才对,你是女的。”陈俊收回水壶,语气轻快,“我这是有意锻炼身体,再说县城离着不远,再走了两个钟头就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?”王丽惊喜道,“我还以为这条公路看不到底呢?可这样的环境还走也太遭罪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可以找找有没有顺风车,你看,那不就来了一对自行车队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丽顺着陈俊一指,看见来了一行自行车队,更加欢喜了,“老乡,搭个车,搭个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搭个车!”陈俊意识到那是傻根同乡的自行车队也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会,自行车下来了两人,一个中年人,另一个是精瘦黝黑的小子,浑身上下透着腼腆害羞劲,只敢偷瞄王丽的清纯美丽,或许在他眼中面前就仿佛站着位花一样仙女。

        陈俊将傻根的举动看在眼里,笑了笑,打声招呼上了中年人的车尾。

        王丽作为一个贼婆,哪能不把傻根动作看的透透的,瞪了陈俊一眼,也上了傻根的车尾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小县城,陈俊没有等王丽就直接找了家小宾馆,美美睡了一觉。

        住了两天。

        买票进了火车站,慢慢晃悠,他想见一见即将打交道的贼。

        车站内,迎来送往,全都是密密麻麻的人头,声音嘈杂,沸反盈天,热水的蒸汽蹭蹭升腾,弥漫空气,泡面中夹杂各种味道,幸好天气寒冷并没有发散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人群中,一对男女快速拨开人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王薄,现在你知道跟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把撵出车的时候怎么没想我,给我滚蛋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丽头也不甩后面紧跟着的王薄,忽眼前一亮,一道熟悉的英挺身形闯入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陈俊还没反应过来,胳膊就立马被人搂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俊,我找你找了好久,没想到我们在这里还能再见面,真是有缘分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声音甜的腻人,令陈俊不由一个寒颤。

        王薄看着王丽搂住的那双手,再看看陈俊的面容,气的脸上的小疤急速抖动,“好啊,原来你是跟上了这个小白脸,我说你怎么变化这么大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又怎么样?”王丽昂着脖子,“人家长得比你帅,会弹吉他会唱歌,随随便便就能挣个五六千,你那点比他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好好!!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从此各走各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连叫三声好字,王薄愤然而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要不要,擦擦眼泪!”陈俊看着王丽,递了纸巾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王丽利落松开陈俊的胳膊,轻轻抹掉眼角的点点晶莹,随即笑着道,“谢谢,抱歉,拿你当做挡箭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我的荣幸,而且一般比较帅的都会有这种烦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丽瞬间被逗笑了,摇摇头不知说什么才好。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就不喜欢你们这些小男人,嘀嘀咕咕。我这钱不是偷的捡的,是我在大沙漠干了五年的工钱,露了马脚又怎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突然车站外走进来几位农民工,为首的正是傻根,颈着脖子,对着后面的工友,声音像是吵架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!怕人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喂喂!!”

        傻根把脸转向站台上几十个等车的人,放开嗓门喊:

        “说你们谁是劫贼?站出来让俺老乡瞧瞧?”

        等火车的几十人几十个人面面相觑,没人搭理。有人笑笑,把脸转向一旁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陈俊嘴角一抽,这种名场面被他遇上真是令人无奈,不过对于傻根这种纯良单纯的人他也生不出任何恶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咋样?你看没有劫贼吧?人家笑话你呢?”傻根得意地回头和工友说。

        王丽闪过些许担忧,定了定还是选择上前,“嘿,傻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傻根回头一望,惊喜道,“大姐,你怎么在这你呢,还有那个大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还想问你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回来老家呢,大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走吧,以后被那么大声囔囔,上车跟着我们就可以了。”陈俊上前拍了拍傻根肩膀,“你这样大声,就算是贼也被你吓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想了想那没头没脑的救赎任务,他还是选择主动控制节奏。

        何谓救赎?

        像是黎叔团伙中那种道上混的狠茬子,自然是送他们进监狱才是救赎,但麻烦就在王薄和王丽这对雌雄大盗上,还有这单纯的傻根。

        前者良心未泯,王丽更是个孕妇,傻根这种人到底是否需要成长才算救赎呢?

        他不知道,一切相机行事!

        “从小油田站开往河北南站的k*****号列车就要进站了,请各位同志抓紧时间检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随着广播声音,候车的人陆陆续续登上火车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王丽的眼睛死死盯着另一边,陈俊顺着看过去,王薄正搂着小叶向王丽示威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傻根,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丽面无表情催着傻根,手却又搂上了陈俊胳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他么算什么破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心中叹了叹气,很是无语。

        都一个孕妇还搞这些幺蛾子,看来两人真的缺乏沟通与信任,他也真是对孕妇没兴趣。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