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6小说 - 网游小说 - 电影世界的旅者在线阅读 - 第36章 喜当爹

第36章 喜当爹

    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    过道中,陈俊与一位黝黑精瘦的汉子相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抱歉,不要紧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俊摆摆手,“没事情,你不是我座位旁边的那个吗,怎么也会到这酒吧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随便逛逛,随便逛逛。”汉子收起了手中的人物画板。

        陈俊笑了笑,各自分别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没猜错的话,这警察就在暗中盯着胡黎一群人,当然不排除他也在盯梢范围内。

        时至下午五点多,乘务人员推着各色的小吃盒饭往来叫卖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位置上,一见到陈俊落座,王丽就塞了一盒饭,“这一天你去哪里了?怎么不见你人影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吃鸡蛋,这是我工友给我烤的鸡蛋,特别香。”旁边傻根将两个鸡蛋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陈俊一一接过,使劲咽了两口,“今天和他们那群人过了过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”王丽一惊,“他们可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你想的那么可怕,就一群小鬼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边吃饭,陈俊一边将今天发生的事情仔细告诉了王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找对方法,掌控主动权,这群人并不难对付,如果他们敢花样,我的反制措施能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丽继续问反制措施是什么,陈俊没说要直接掀桌子借刀杀人,转移话题道,“马上就要到青山站口,等下和傻根透透气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各位乘客,您好,青山站口到了,青山站口到了,有需求的乘客可以及时下车,列车将有一个小时的空挡给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坐了两三天的火车,许多乘客下车透气或是选择购买一些食物。

        陈俊原本是想下车买些零食和口香糖,但一下车就被王薄拉倒一旁,“你说的真相到底是什么?能不能告诉我?我可以给你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钱不用,不过你真这么想知道?”陈俊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真的,千真万确,王丽死活不肯告诉我,但我猜这肯定很重要。”王薄非常认真的样子,或许若不是对付不了陈俊就要动武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想知道,想知道就给我买点东西来吃,火车上的盒饭难吃的要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薄闻言嗖的一下没了影,等回来的时候手上提着大包小包的零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王丽肚子里有了孩子。”陈俊平静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了孩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瞬间王薄手中的零食全部掉到了地上,但马上眼神就变得像是亡命的狼一样凶狠疯狂,一步上前揪着陈俊的领子: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时候,你和王丽什么时候有的孩子,怎么会这么快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脑子有病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俊一记膝撞猛轰过去,令王薄啊的一声捂着肚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怪不得王丽不待见你,她肚子里的孩子都分不清是谁的,你也是活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那孩子是我的,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薄忍住疼痛,眼睛满是狂喜,手舞足蹈,“我要当爹了,我要当爹了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啊,要当爹很欣喜吧。“

        王薄没听出陈俊背后的戏谑梗,“不和你说了,我要找王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薄飞奔而去,可等回来时,只有王丽脸上带着凄凉悲哀表情,后面也不见到有王薄回来的身影。

        陈俊意识到两人可能发生了争执,但也不好多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姐,你怎么了?你心情咋不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丽看着傻根,脸色好转了些。

        车上广播逐渐响起,刚刚落到位置上,王丽手机短信铃一响,立马打开一看,露出喜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来他承担起了父亲的责任?”陈俊发短信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王丽点点头,“他没有丢下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证明他并非无药可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俊在心中已经做下决定,不会再让王薄因傻根而死,但是作为他们两口子的惩戒,其中一个人必须接受法律的惩罚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不至于两人都一直在黑夜中行走,就连日后的孩子都或许要跟着漂泊流浪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,陈俊在清晨被四眼与老二两人叫到了车厢末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黎叔,这次想要比什么?”陈俊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胡黎示意四眼,老二,四眼走上前,“盗门千门八将,诸般技巧,行走在江湖上靠的无非一个胆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无胆万事休,这次我们比胆子,敢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比试?”陈俊心中已经有了猜测,故意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站在火车顶部,面临隧道而不回避退让者,获胜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样,有没有胆子比比?”老二挑衅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认输!”陈俊笑了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老二,四眼傻了眼,完全没想到陈俊既然这么干脆,即便是胡黎也有几分意外,但他并不认为这是他畏惧而无胆色。

        仅凭上次,他敢孤身前来,以自己为饵设下这个局就胜过场上许多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陈兄弟,貌似并不是怯弱之辈,何故如此?”黎叔想知道原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胆色是个相对性的问题,在面临什么样的问题时,我会采取相应的应对程度,仅仅一个小比赛,还不足以令我承受一定危险,哪怕我很有信心胜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何况我有把握在我出的问题上,你们也毫无任何收获,所以最多是个平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陈兄弟当机立断,取舍有度,非常人也!”

        胡黎捧上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黎叔,这是什么话,分明是畏惧退缩,毫无任何胆色嘛?”老二不服气骂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住嘴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以为陈兄弟是你这个无勇无谋之人。”胡黎当即一转身,看着老二,场面安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令陈兄弟笑话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俊拱拱手,笑道: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陈兄弟承认这局是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俊刚想点头,后面立马传出一道声音来,“等等,他还没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俊望过去,是王薄,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我误会你了,王丽已经把真相告诉了我,我想为他做点事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俊明白王薄口中的‘他’是指王丽肚子中的孩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老二看着来人的王薄,大大咧咧指着陈俊,“可没规定还能请外援,这算什么,作弊!”

        黎叔也皱了皱眉,但转而舒缓下去,“无妨,我三局定胜负,也算是占了陈兄弟一些便宜,请外援也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会让黎叔难做的。我就取消下一场我出题的资格,令王薄替我和你们比试一场,决定胜负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俊平静看着眼前的老狐狸,哪能不明白他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此那就多谢陈兄弟。”他们真是怕了陈俊会再出些奇诡的博弈问题,那样一旦中招就是失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!”陈俊拍拍王薄的肩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。”王薄轻轻一笑,扫视老二,四眼,“上火车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......

        火车顶端,陈俊与胡黎站在火车顶后方,老二,四眼,王薄三人站在最前方。

        王薄上前迈了三步,指着前面就快到的山顶隧道,:

        “前面就要过隧道,有种就牵着我的手,站到我这里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语气中的豪气干云任谁也不由暗赞,老二与四眼远眺即将来临的隧道,悻悻咽咽口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四眼,俺把这个机会让给你了,黎叔看着哩,好好表现,别丢他的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老二把四眼推上前,自己则小心的低起身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轰轰轰!!!

        火车急速律动的声音在此时就像是一道道催命符,平日里许多人恨不得加快速度的火车,此刻却宛若破风一样的速度疾驰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隧道近在目前!

        啊!

        四眼瞪大眼睛,大叫一声,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抱头蹲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王薄看着就要撞击到脑门的隧道,脸带轻松微笑,头往后仰去,整个人陷入阴影当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黎叔,看来是我赢,三局胜!”

        陈俊的眼睛仿佛能穿透黑暗,发现其中获胜的王薄。

        三局胜意味着即便胡黎在他的场合胜过陈俊两次也是无用功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想到原本的人海试探战术倒成了拖累,胡黎脸色铁青,黑色瞳孔阴寒冰冷,宛若一条眼镜王蛇,但下一秒就变成和蔼面孔,伸出手笑道,

        “三局胜,恭喜恭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俊把他所有反应都看在眼底,不敢轻视:

        “黎叔,还有疑虑?难道还要再比下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到了车厢再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黎说完闭目,陈俊也问不出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一一到了末尾车厢,胡黎平静地招招手,叫四眼走近来,握住他的手指:

        “别怪黎叔,有赏就要有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咔~

        无名指当即折断,四眼惨叫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做完这些,胡黎走近陈俊面前,嘴角带着一丝莫名笑意:

        “陈兄弟,还有疑虑,有什么想问我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算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挑衅!

        此刻的胡黎惊现枭雄贼王本色,剥下了那层虚伪可亲的装饰。

        王薄在陈俊旁边,所有都看的清清楚楚,见他默立不动,以为他被这道上的亡命大枭给吓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刚想挺身一步上前,就被陈俊的一只手给拦住了身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疑虑,也没有什么问题。”陈俊平静道,直视那双仿佛要让人冻僵一样的眼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胡黎拍拍陈俊的肩膀:“下面继续,轮到我给你出题,懂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自然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俊带着王薄离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