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6小说 - 网游小说 - 电影世界的旅者在线阅读 - 第43章 贼心不死

第43章 贼心不死

        多巴胺分泌过头了真的容易让人失去理智,桐原洋介就是如此,仅仅只是过了一个星期的时间,就打起了唐泽雪穗的主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花了一分钟,陈俊就上了那破旧公寓。

        但门是关着的,怎么办?

        “开门,开门,西本文代女士。”陈俊用力猛敲木门:“我已经拨打了报警电话,如果没有还没有开门你知道会是什么后果?”

        语言的威胁貌似并没有起到作用,屋内没有任何动静,他不由怒火中烧,尤其是想起里面可能正发生的罪恶,与唐泽雪穗瑟瑟发抖面临的残害,心中暴戾腾起,一脚向木门猛踹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嘭!

        强大的反震力道令陈俊退了两步,但同时木门上旧年积蓄的碎屑也被震落一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再一脚踹过去,门还是没有开,但陈俊明显感觉到了里面锁的震颤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屋子里传来一声尖锐的叫声,像是天鹅被凄厉的掐住脖子而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    陈俊不能想象里面正在发生什么,胸中早已被填满的盛怒熊熊燃烧,顾不得腿部的颤抖与撕裂肌肉的疼痛,再次奋力猛踹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嘭!

        哐当一声,木门轰然踢开,半边锈迹的门锁铁片扭曲不成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三个人影赫然出现在他的眼前。

        桐原洋介站在最前方,震惊看着他的身影,同时看着陈俊后方没有人影,身子弯了些,如释重负。

        西本文代手捂着女孩唐泽雪穗的嘴巴,仿佛也不敢相信大门竟然如此轻易被轰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唐泽雪穗脸上有块巴掌印,很深,掌印也比较粗,像是男人的手掌。

        陈俊看着桐原洋介与唐泽雪穗的身影,理智不由恢复了些,看他们的完好的衣衫,不可能是做过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他来的如此迅速,这段过程听到外面外面的响动,谁也不会还有心情还做那种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没做不代表不想做,只是因为他的到来破坏了这场预谋已久的“罪恶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哪家的臭小子,赶紧滚出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桐原洋介看着眼前这个比他低一个头的小孩,胆气十足,不禁又恢复了大人的权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头猪想干什么?想要侵犯她吗?”陈俊嘴角上扬,言语毫不客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在说什么,你这个无礼的小子,胡说八道,如此没有教养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猪头,你恶不恶心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时候还想着装派头吗?你想要预谋的事情我可是看得一清二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八格牙路!”

        桐原洋介见他毫不回答他的话,无礼甚至戳中了他的心思,飞快跑上去,就要给这个面前的小子几个耳光教训。

        咔!

        陈俊的手握住他的手腕,面无表情,脚步上前带着身子旋转,一拉起他肥胖的身体,做一个过肩摔反摔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嘭!

        整座公寓都仿佛颤了两颤,雪穗深邃的眼睛望着桐原洋介的身体倒地,瞬间亮起了夺目光彩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~啊~啊~”

        桐原洋介痛苦的在地面痛叫,面容扭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    陈俊此时看了西本文代两眼,后者不由吓得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学生以瘦弱的身躯战胜一个中等身材的中年人,在短短一招之间无疑具有强大的视觉震撼力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弱胜强,以下克上是历代rb人崇尚的传统,崇尚强者更是根植其民族底色的一部分,面前这个学生模样的人不是她能招惹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啊~

        西本文代叫了一声,因为唐泽雪穗趁机用力咬了她一口,才从她的手里挣脱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雪穗冲到他面前,扑地抱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陈俊的身体僵了僵,各自的热量与身体的柔性都能鲜明的传导他的感官神经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想说些安慰话,可不是专业的心理医生,难以把控这种情绪变化,所以干脆沉默。

        半响,雪穗松开,又恢复了那个恬静优雅的小女孩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陈俊轻轻笑了笑,走到厨房拿起一把小刀,要走到桐原洋介的身边,雪穗瞪大眼睛,露出几分意外,但依然没有言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想干什么,你想干什么,臭小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刀渐渐在他的身体上游走,心,肝,脾,肺,肾,作为医生的陈俊操纵的极为精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文代,赶紧阻止他,报警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俊将刀抬到半空,骤然刺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桐原洋介下意识闭上眼睛,可发现没有任何痛苦到来,睁开眼睛,才发现刀锋距离距离自己的脖子竟只是丝毫之差。

        惊出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桐原先生,感受到了这种恐惧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请记住这种感觉,如果被我发现你还是想要伤害雪穗,刀子就会刺穿你的咽喉,你的胸膛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你是开了一个当铺的,是个中产阶级,拥有良好的社会声誉,不错的家庭。我已经通报了警察,你下次再犯这种事情,这对造成损失不用我替你计算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滚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让我再见到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桐原洋介拖着痛苦的身体,惨叫的缓缓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陈俊还是没下刀,倒不是不忍心干掉这种人渣,是因为不能在明面上干掉他,留下把柄,这样他的自己也就毁了,还会拖累家庭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报警什么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老实说,他对于rb警视厅不抱有任何希望,黑|道都能合法盛行于世的国家,还能对其有什么指望?何况这还是个90年代,官商勾结,经济受到泡沫经济影响进入长期低迷状态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该有的程序还是要有,他还是希望警方里面出来一个原著中类似笹垣(tiyuan)润三式的正义人物,能给桐原洋介警告。

        将刀子随意丢在桌子上,陈俊起身时,西本文代眼皮狂跳,不由自主的往后缩到角落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看了她两眼,再看看超乎寻常平静的雪穗,所有话都咽在肚子里。

        通过这几天的打交道,他明白这是一个十分聪慧的女孩,用不着他来干涉她们这段不算是母女的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今晚,要不要到我那里去住一晚?”陈俊望向雪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以吗,不会打扰你们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雪穗身子动了动,浮现一丝犹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门被踹坏了,今晚并不安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rb并非一个安全之地,尤其这个年代不良还贼多,陈俊给出的理由很强大,但雪穗却想到了连他也没想到的一层: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腿受伤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雪穗不说不要紧,一说他还真感觉到腿部有种酸麻肿胀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有点。”陈俊笑了笑,心中温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扶你过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雪穗弓着身子,钻到他的腋下,两人搀扶走出门。